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下课了也不去吃饭,她在看什么东西呢?李锁一面想,一面笑着走了过去。他瞥着曾玉白白的胸口,看见一条沟很有深度,很诱人,可惜就是看不到那两颗东西。

    曾玉发现有人站在她的身边,抬起头一看,见是李锁,笑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锁特意低下头去,见曾玉转过头去,眼睛便瞟着她的衣领口,说:“在看什么啊?”

    曾玉翻开书籍的封面给李锁看,是一本英文书籍,李锁真是看不懂这是什么书,但又装作懂的样子,笑道:“哇,曾老师你好厉害,竟然看英文书藉。”

    “大抵都看得懂。”曾玉笑道。

    李锁为讨好曾玉,贬低自己,说:“我就看不懂。”实际上他的英语不好,真是看不懂。

    曾玉合上了书,笑道:“我也是有时间才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李锁瞟着曾玉的衣领口看,说:“你还没吃饭吧?”

    曾玉将书放好,笑道:“没有呢,怎么,你想请我吃饭吗?”

    李锁本来只是想叫她一齐去食堂吃饭,没有想过要请她吃饭。既然她开口了,肯定不好拒绝,更何况她还是个女的。不过能和人妻一起吃饭,也算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走啊,我们出去吃!”李锁欣然道。

    当老师就是这样,自由时间总是很少。当然,这是相对的。这里的意思是说,能真正自由支配的时间很少,只有在下课或者放学后才有真正的自由。不像那些私营老板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当然,不能干犯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锁他们这些打工者,是时间在安排自己。而那些大大小小的老板,则是自己安排时间。

    曾玉站了起来,笑道:“去哪里吃啊?”

    李锁让出一条道来,笑道:“我们去学校对面吃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曾玉露出她那整齐白亮的牙齿,笑道:“好啊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李锁看着温司权办公的位置,说:“温司权不在这里,不知道是不是去吃饭了?”

    曾玉走在李锁的身边,说:“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李锁和曾玉出了教师办公室,从办公楼旁边的小道抄过去,便来到了广场上。

    广场上那面五星红旗因为日晒雨淋,掉色严重,远远望过去,你还不能分辨出它是红旗。

    校长每个星期一都会站在神圣的国旗下面开会训话,总结过去,展望未来。可以很肯定的是,坏消息居多。要么就是要求老师怎么样,要么就是要求学生怎么样。真正能听进去的人,自然很少。除非校方去跟进,去检查,学生才会配合。

    出了校门,来到斜对面的一间小饭店。小饭店配置很简单,感觉就像在家里那样随意。当然,它不可能给予顾客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饭店里面有几个学生在嘻嘻哈哈地吃饭,很没有礼貌,看到老师也不招呼。不知道是哪班的学生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会影响李锁的心情,他才不管这些学生叫不叫他呢,反正又不认识他们,况且身边有一位值得他去关注的女人,他自然不会去关注这些男学生。

    李锁示意曾玉坐下,笑道:“你吃什么?”

    曾玉坐了下去,对站在旁边倒茶的老板娘说:“你们这里有没有炒面?”

    老板娘给李锁和曾玉各倒了一杯茶水,微笑道:“有啊,你是要三丝炒面,还是蛋炒面?”

    曾玉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配法,茫然道:“什么是三丝炒面?”

    老板娘解释道:“三丝就是萝卜丝,洋葱丝和火腿丝。”

    曾玉恍然道:“哦,那我就要这个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忙说:“好,那这位老板呢?”

    李锁见老板娘望着自己,他又不知道这间店到底有什么可以吃的,又看不到菜单,便问:“你这里有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老板娘笑道:“多着哩,要不要来份汤饺子?”

    李锁很久没有吃过饺子了,听到有饺子吃,马上答应道:“好啊!”

    外面的太阳很猛,路面上升腾起滚滚热浪。要是赤脚在上面行走,估计会变成僵尸那样跳着走。雨过天晴,这天也晴得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曾玉扯了一下衣领,说:“好热!”

    李锁也感到热浪逼人,起身去调风扇的大小,说:“是啊,都秋天了,还这么热。”

    曾玉感叹道:“现在广东仿佛都没有四季可分了。”

    李锁感同身受,说:“是啊,和小时候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曾玉点头道:“变化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李锁点点头,说:“你是广东人吧,不然怎么会了解广东的天气呢?”

    曾玉笑道:“是啊,我是隔壁市的,嫁到了这里,也在这边工作。”

    李锁笑道:“哦,你们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曾玉想了一下,说:“我们那边没这边发达,不过空气比这里的要好。”

    李锁笑道:“哦,越发达的地方,空气就越不好。”

    曾玉冷笑了一声,说:“是的,你看像那些大城市,污染严重,绿化面积又小,空气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锁笑道:“是啊,可是很多人都向往大城市。”李锁说得自己好像是世外高人一样,超凡脱俗。

    曾玉喝了一口茶,笑道:“难道你不向往吗?”

    李锁呵呵地笑道:“我,我很随便,只要活得开心就行,不拘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曾玉放下了茶杯,说:“这的确很好,活得开心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李锁想起了大多数人,说:“你们女的都喜欢在城市里吧?”

    曾玉不太同意这个说法,说:“不一定啊,因人而异。”

    李锁笑道:“不然怎么会要求男的要在城里有房,有车,有钱呢?”

    曾玉思忖了一下,说:“的确是有很多人都希望这样子,只是真正能得到的人不是很多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没有礼貌的学生走了,店里安静了许多,只听到风扇的呼呼声和厨房里面发出来的哐哐声。

    李锁喜欢和人闲聊,聊天聊地,聊生聊死,无所不聊。尤其是和女人聊天,更是喜欢。他可以和她们从早聊到晚,从晚聊到天亮。

    老是聊些无关紧要的问题,看似没有意思,但其实李锁能从中了解到这个女人,她的爱好是什么,她的生活习性是怎样的,她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是什么。只有了解了一个女人,才能和她愉快的相处,才能慢慢地进入她的世界,甚至走进她的生活中。

    作者的话:

    求订阅,求收藏,求打赏,求粉!小说今天三更,上午,下午,会有两更!谢谢!求订阅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