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终于毕业了!”李锁和他的寝友在教学楼的楼顶声嘶力竭地喊出这等了四年的话,然后相视大笑,很久都没有停息。大笑过后李锁感到很释然,仿佛一切都放下了,没有任何的思虑,没有任何的束缚。虽然不知苦尽是否甘来,但是他很享受这一刻,尤其是在这满天星光的夜晚。

    李锁用牙齿咬开了啤酒盖,将啤酒递给室友温司权,豪爽道:“来,兄弟,喝了!”

    温司权呷了一口,感叹道:“这几年总算熬过来了,想想都有些后怕,不过其实过得还蛮快的。”

    李锁吃了几块薯片,点头表示同意,说:“这几年就像做了一个梦,只不过这个梦有点长。”一面说,一面剥花生吃,花生很美味。

    温司权仰头眺望光亮的夜空,不由说:“你看,连星星和月亮都出来给我们助兴。”

    李锁哈哈一笑,说:“那当然了。星星也怕孤寂,所以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温司权问:“对了,日后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李锁不假思索道:“当老师。”温司权大为不解,道:“你这家伙不是不怎么喜欢念书吗,怎么反倒说要去当老师呢?”

    李锁咽下一口酒,说:“我是不怎么喜欢念书,但我没说我不喜欢教书。”

    温司权想想也在理,说:“想不到你的理想这么高尚,到时别误人子弟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锁经历了由褒扬到贬损,说了一句很实际的话:“教书也只是工作而已,其实高尚伟大的老师为数不多,至少我没见过。倘若说老师做好本职工作也算伟大的话,那么很多人都是伟大的,劈如农民,没有他们,咱们饭都吃不上。劈如工人,没有他们,生活就没有这样丰富多彩,社会就很难发展,人类就很难前进。”

    温司权想不到李锁有如此见地,暗暗折服,说:“你说的也并无道理。”李锁说:“这只是鄙人的观点,其他人怎么想是一回事,社会怎样评定又是另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温司权说:“不管怎样,大家还是要尊重老师,尊重知识。”

    李锁说:“好了,见仁见智,你将来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温司权呵呵一笑,说:“我都计划好了,出来社会五年内买房,买不到房就先供着,十年内买汽车,十五年内结婚生子。”

    李锁说:“再过十几年,你小子都成大叔了,会不会晚了点?”

    温司权看着不远处的避雷针,说:“到时候老子有房有车了,还怕找不到老婆?”说完,冷笑了两声,将啤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不知从何处飘来一朵黑云突然遮住了月亮,周遭立刻暗黑了一点。楼下人声喧闹,都在庆祝这个好日子。这的确是个好日子,因为意味着读了将近二十年的书终于不用再读了,关键是要真正步入社会,创造精彩的人生。李锁忽然想到什么,说:“阿权,你女朋友呢?”

    温司权的表情顿时凝固起来,不一会儿便有点扭曲,缓缓地说:“她嫌我家没车没房没钱,前几天跟了隔壁班的官二代。”

    李锁深表同情,说:“现在的社会太现实了,想开点吧,没什么了不起,女人嘛,还可以再找。”温司权说:“像她这种女人,如果我们继续在一起,不会有好结果,分手是最好的解脱。”

    李锁说:“这种女人要不得,她爱的是房子车子和钱,并不是你。”温司权递给李锁一根烟,自己点燃了一根,深深地吸了一口,愤愤地说:“再说了,要是老子有钱了,我也不会要她。我讨厌这种女人。”李锁抽了一口烟,说:“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”

    温司权说:”别说她了,扫兴,来,喝酒。”

    喝了几瓶酒,李锁感觉有点飘,说:“等会去哪玩?”

    温司权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轻声地说:“不如我们去按摩。”

    李锁听了两眼发亮,欣然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李锁他们匆匆下了楼,恨不能直接跳下去,疾步来到校门口,索性连公交车都不等了,叫了一辆摩托车出去。摩托车开得飞快,但李锁却觉得很慢,恨不能坐上火箭。路旁的居民楼灯火通明,有些人在自家门口纳凉,看着过往的车辆。摩托车在一间服装店门前停下,付过钱后,扬尘而去。

    街上行人拥挤,时有美妙女郎穿着超短裙婀娜经过,看得李锁直咽口水。马路上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,鸣笛声不绝于耳。路边的小贩叫卖着,吸引了几个顾客。前面有个小屁孩不小心摔了一跤放声大哭,他的妈妈将他扶起并不停地哄他。

    李锁两人拐进另一条街道,一间开着桃色灯火的门店格外显眼。快到店门口时,两人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事物,忐忑且兴奋地走进店里。眼前坐着十来个浓妆艳抹的姑娘,都期待地望着两人。李锁声音有些颤抖,问:“按摩多少钱?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个老鸨娇声道:“小帅哥,五十元一次,喜欢哪一个就挑哪一个。”

    李锁其实早已知道价钱,只不过出于谨慎,故意问之。他扫视了一眼姑娘们,眼光落在一个大眼睛,雪白胸脯的姑娘身上。他用手指了指那位姑娘,低声道:“就你了。”温司权也物色好了,他挑了一个身材很骨感的姑娘。她们带着他们上了二楼,来到各自的房间。姑娘把门关上,拉上窗帘,对李锁说:“老板,还不脱裤子?”李锁会意后迅速脱了裤子,他下面那家伙弹了出来,耸立在空气中。姑娘在李锁的面前一件件地脱下,直至一丝不挂。她那娇人的双峰,傲人的身材,白花花的皮肤,看得李锁心里很是激动,血液往上涌。李锁一把抓住姑娘的双峰,揉搓起来。可惜没有什么弹性,估计是被人抓多了的原因,只感到松松软软。姑娘扯了一下李锁的手,说:“别那么大力,痛。”

    李锁调整了一下力度,温柔地摩挲着,感受着每一次美妙的触感。姑娘盘坐在李锁的对面,用她那细长的手握住眼前的大家伙,上下套弄起来。

    李锁感到很快乐,身体彻底地放松了,没有任何的挂碍,一种慢慢成仙的感觉悄然而生。

    姑娘一面用手刺激着李锁的大炮,一面配合着节奏轻哼了起来。李锁满脸准笑道:“美女,可以看一下你的下面吗?”

    姑娘看了李锁一眼,笑道:“讨厌,那里有什么好看的嘛?”李锁咧嘴笑道:“我就是想看看嘛!来,打开来!”

    姑娘分开了白嫩的双腿,说:“你爱看就让你看个够。”

    李锁欣喜若狂,看到了那片茂密湿润的黑森林和那片肥沃的土地。他很想开垦一下这片诱人的土地,但是没有足够的金钱,真是可惜,幸好还过了眼瘾。

    姑娘突然加快了速度,喘声也随之快了起来。她的每一次娇喘都刺激着李锁,想这女人还叫得真逼真。李锁感到越来越兴奋,血液似乎都朝着一个地方涌去,最后火山终于爆发,岩浆迸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完事后,小姐扰了扰酒红色的卷发,问:“老板,还需要其它服务吗?”

    李锁当然想要其它服务,但手头有点紧,于是问道:“免费的有没有?”姑娘抿嘴一笑,说:“老板,我们所有的服务都是要收费的。”李锁付钱给小姐,说:“那不需要了,下次吧。”其实很多人很多时候承诺下次都是没有下次的。

    李锁点了一根烟,起身走路时感觉有点轻飘。温司权已经在楼下等待。小姐们在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。李锁窥视了她们几眼,和温司权一同出去了。温司权边走边问:“现在我们去哪?”

    李锁想了想,说:“不如我们回去吧,明天还要回家呢。”

    温司权赞同道:“好的,我也累了。”

    作者的话:

    求点击,求收藏,求粉,求红花,求打赏!冲击排行榜!争取第一!我需要你们的支持!谢谢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